S.

 

他们都说,北孔普雷的狱花大人插哪不好,非插15仓墙角的一坨屎上。等到大家反应过来,那朵花已经生根了。

我就安安静静的苏一苏臭流氓。

【洪晋】一个段子向脑洞大开产物

一个关于洪生眼镜度数不够的脑洞。
OOC。

洪文刚最近总觉得视野有些模糊。他紧张的扶了扶眼镜,怀疑是这几天晚上频繁的剧烈运动造成的。于是当晚他就把光溜溜爬上床的高晋踹下了床。



       第二天高晋表面平静内心几乎是崩溃的问老板。“洪先生,最近是不是不顺心?您可以说给我听。”高晋不动声色的揉了揉昨天被踹撞到桌角的麻筋。妈的现在整条胳膊还没知觉。洪文刚皱着眉头说没事,他恍惚间觉得阿晋朦胧的脸有点像上下颠倒带有棱角的葫芦瓢。...



【队长x高岗】【队长视角】

发点很久以前的存货。大概是接着正剧的一篇玻璃渣ovo。   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高岗死了。

陈长城听到消息一点都不意外。

一旦进入黑拳的世界就别想轻易脱身。

陈长城悉悉索索摸出一根烟点上。靠着墙壁发了好一会呆。

他终究还是有牵挂的。人啊。就这么没了。

点心铺索性停业。陈长城拎着条蛇皮袋搭上了去香港的火车。

然而他还是晚了一步。只来得及看到火花在焚尸炉里肆意燃烧。

灼痛了他的眼睛。

高岗除了回忆什么也没留下。

陈长城捧着那个只有几十克重的简陋盒子。却觉得掌心里沉重的像要把他压垮。

走吧。他对着盒子喃喃自语。去看一看我的...

© S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