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

 

大儿子欧辰出生啦。

他们都说,北孔普雷的狱花大人插哪不好,非插15仓墙角的一坨屎上。等到大家反应过来,那朵花已经生根了。

我就安安静静的苏一苏臭流氓。

【杰莎】【日常温馨向】

OOC。别问我为什么最后莎说话不漏风了。气氛需要(你滚

志杰为了骨髓的事在泰国接受戒毒治疗,莎常去看他。"莎今天带了什么好吃的呀?"志杰举着全球通,冲她努力露出自己看起来比较和善的笑容。"志杰葛格!粑拔说你爱吃泡面,我特意给你买了康帅博红骚牛漏面!"莎正在换牙期,说话有点漏风。她骄傲的咧咧嘴展示自己缺失的门牙。志杰好笑的听着全球通里传来的女声发出的蹩脚口音,揉了揉莎柔软的发丝。"没错,哥哥很爱吃。"

一时病房里安静下来。只有狼吞虎咽的咀嚼声。

"志杰葛格,"莎率先打破沉默,认真的看着志杰的眼睛。"如果我的病好了,我是不是就见不到你了。"...

【洪晋】一个段子向脑洞大开产物

一个关于洪生眼镜度数不够的脑洞。
OOC。

洪文刚最近总觉得视野有些模糊。他紧张的扶了扶眼镜,怀疑是这几天晚上频繁的剧烈运动造成的。于是当晚他就把光溜溜爬上床的高晋踹下了床。



       第二天高晋表面平静内心几乎是崩溃的问老板。“洪先生,最近是不是不顺心?您可以说给我听。”高晋不动声色的揉了揉昨天被踹撞到桌角的麻筋。妈的现在整条胳膊还没知觉。洪文刚皱着眉头说没事,他恍惚间觉得阿晋朦胧的脸有点像上下颠倒带有棱角的葫芦瓢。...



© S | Powered by LOFTER